divider

追求舒适的生物

为了创造世界上第一款人体工学工作椅,设计师Bill Stumpf最先着手的是重新定义舒适的含义。他当时的这些想法直至今日仍有着重要意义。

For a video embedded on a page that contains other content. Uses Hello's play button.

如果Bill Stumpf还活着,今年应该是他的80岁寿诞了。如我对他的了解,我肯定他会叼着一根雪茄(或者甚至两根),调一杯马蒂尼酒,然后和朋友家人一起庆祝。一定会有美妙的爵士乐,精良的食物,还有四处的欢声笑语。对于Stumpf而言,这些看似简单的仪式和欢乐有着更深的含义。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他太懂得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我们的成功和我们的失败。Stumpf反对世上所有不必要和非人性化的东西,作为一个设计师,他总是在寻找方法进行补救。正是这种精神翻开了他与Herman Miller创作世界上第一款人体工学座椅的故事。 

Bill Stumpf的研究插图 “人体形态没有直线”,Stumpf说:“这是生物形态所决定的。我们首先是要把这款座椅设计成为符合生物形态的或曲线型的,从视觉或触觉上来讲,这是人体形态的一个象征。”

如今人们已经很难想象,1976年以前,办公室的员工还坐在原始而且别扭的座椅上工作。正是那一年,Stumpf和Herman Miller推出了Ergon座椅,从此彻底改变了办公座椅的世界。它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革命,但究其根源,其实来自于一个如同人类本身一样久远的理念——舒适。

Stumpf对于舒适感的探索早在1970年代初就开始了,那时他刚到Herman Miller研发公司为Robert Propst工作。但他很快就厌烦了公司生活并回到了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在Herman Miller的帮助和财务支持下开发新型座椅的新理念。不久以后,他带着有关Ergon的设计概念回到Herman Miller。

Bill Stumpf的人体工学研究 Ergon座椅于1976年推出,而此前Stumpf已经针对人们在工作中的就坐方式进行了长达10年的研究。此处展示的这本他撰写的概念书,包含了他与整形外科医生和心血管专家多方商谈的记录,以了解座椅及就坐姿势对于人体循环系统、肌肉和骨骼可能造成的影响。

哲学家和作家William Gass将舒适定义为“意识缺乏”,而Stumpf却将这个定义当成一个他要通过人体工学设计实现的目标。但他将舒适度的范围从身体上升到了心理和情感高度。作为他为Herman Miller设计的首款座椅,Stumpf首先列出了关于舒适的标准,其中几条标准还在艺术家Mike Perry为这个故事创作的动画片中重现。这些理念来自他的Ergon概念书,也是他在描述世界上首款以人体工学性能为设计标准的座椅的建议书中的重要内容。

设计师Bill Stumpf 对于Stumpf和Herman Miller,Ergon证实了一种严格的,技术性的,以研究为基础的产品设计手段,这种设计手段渐渐成为标准规范并最终引致了古往今来最成功的Aeron座椅的面世。

自1976年开始,Stumpf关于舒适度的标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每款Herman Miller座椅,其中包括Equa、Aeron、Mirra、Embody和Sayl。随着Stumpf的想法不断进化,这份名单也越来越长,最后包括了22种产品。他在四十年前进行的详尽研究和关于设计应该达到的严苛要求至今仍很新颖并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他提出的标准,包括我们在动画片中演示的五条,一直从舒适度、功能性和美学的综合平衡视角帮助我们定义和重新定义着高性能座椅。 

有的东西像是在说:‘别碰我!别靠近我!’我喜欢更有诱惑力的东西。

Bill Stumpf

相关性能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