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der

Leon Ransmeier高于地面的思考

设计师Leon Ransmeier和摄影师Geordie Wood深入NYC街区,探究普通人所用桌子的本质。

Leon Ransmeier在位于金融区的工作室中。

在本次访谈中,Ransmeier深入探究了全新AGL Table Group后背的想法,并详细介绍了他对一般设计流程的思考,再加上Wood提供的配图,充分展示了人们对设计的积极与消极的反应方式(或是没有反应),以及人们本能地适应生活与工作场所的手段,时至今日,这种自我调整与适应更是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现场观察

作为一门科学,人体工程学技术或多或少地源自为人类提供适合身体需求产品的良好愿望。 但有时,我们需要更多。能创作出真正有意义产品的唯一方式就是实践。我们围绕着拥有的物品调整自己的身体和生活,这是要考虑的重点。当然,如果您参与设计过程,就会提出很多问题。为什么物体具有某个特定的外形?为什么人们要用这种方式使用它?如何能让它们变得更漂亮,或是更舒服?学会如何观察并留意细节是成为设计师的最重要的品质之一。

AIG曼哈顿总部的前台。 AIG曼哈顿总部的前台。
Project No. 8业主Elizabeth Beer和Brian Janusiak和家人在布鲁克林Carroll Gardens的家中。 Project No. 8业主Elizabeth Beer和Brian Janusiak和家人在布鲁克林Carroll Gardens的家中。

在工作室里,我们有一份有趣事物的非正式清单,比如沙发、法式炸薯条和狗,对这些事物,西方世界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观点。桌子不在这份清单里,因为桌子在我们的生活中有着太根深蒂固的地位——坐在桌子旁简直就是西方人的基本姿态。人们对沙发感兴趣的原因是沙发是有关舒适性的物品,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桌子也有关舒适性,但这种舒适是特定于桌子与身体的比例关系以及我们就坐的座椅的尺寸。例如,餐桌或办公桌的标准高度源自与座椅的关系,而这又与您就坐时,膝盖与地板的距离息息相关。因此我们可以说,桌子的高度是从人们的小腿长度演化而来。

唐人街(左)与Staten Island渡轮(右)上的临时桌面。 唐人街(左)与Staten Island渡轮(右)上的临时桌面。

家具的作用有些不可思议,设想您走进空荡荡的新公寓,您几乎会手足无措。 直到您走几圈,并坐到地板上以后,您才可能放松下来。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的人都习惯坐在地板上或者地毯上,对他们来说这样挺方便的。很多时候,我们在制造需求。西方人已经习惯桌椅,这些已经成为必需品。最近,我和一个设计师聊天,他告诉我,他的公司在为其提供设计服务的客户的部分空间内布置了休闲型合作区,但最终却被拆除,原因是客户无法在没有桌子的环境中完成工作。人们需要表面。 一间没有大桌子的建筑办公室是不可思议的。您必须有放图纸的地方!

位于布鲁克林市中心的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公司会议。 位于布鲁克林市中心的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公司会议。

自适应表面

有关家具的观点:不是干这个用,就是做那个用。如果座椅不用来就坐,它就会变成桌子,如果桌子没有当作桌子用,它就会成为椅子。我们登上Staten Island渡轮寻找桌子,这里几乎没有一个桌子。出于这个原因,我们无意中发现了谈论桌子的理由,因为每个平坦表面——哪怕非常小——最后也被人当作桌子使用。这只是一个实例,它让我们了解到公共场所的平坦表面是如何慢慢被摆放起各种杂物。

Staten Island渡轮上的清晨。 Staten Island渡轮上的清晨。

纽约市没有很多公众可以聚集并使用桌椅的地方。虽然有很多长椅和有着嵌入式长椅的野餐桌,但这些桌椅都是固定的,而且缺乏灵活性。如果配上可以四处移动的独立轻质座椅,桌子会带给使用者完全不同的体验,但在公共空间您却很难看到。纽约公共图书馆就是这样一个优雅、非凡的建筑作品,它内部配有制作精良的家具,并且是少数几个您可以看到人们只是坐在桌边读书的地方之一。也是在这里,我见过最漂亮的桌面电源插座盖板,是用嵌铜制造的。当然,这种插座需要在桌子中间开孔!很多市面上的带电源的大桌子都有电源开孔,不过在桌子中央开孔,桌子就不是原来的桌子。将桌子理解成不间断的表面,这个想法要好得多。而且更令人愉悦。[桌面电源]还容易出现大量杂乱无章的电线,而且为电脑供电与您使用桌子的体验毫无关系,它不一定非要出现在您的周围视野内,因为您碰触电源线就是为了把它插上。

金融区的非常规表面。 金融区的非常规表面。

对于AGL,将插座托盘移至桌子的边缘是为了在用户的个人空间内提供电源接口,并且以直观、舒适、实用的方式达到目的。如果电池和充电技术实现技术进步,并淘汰了插入式电源,我们就可以取消插座盘,但桌子依然有用。毕竟我们会一直要用桌子。

纽约公共图书馆的Rose主阅读室。 纽约公共图书馆的Rose主阅读室。
纽约公共图书馆(左)与唐人街(右)的表面观察。 纽约公共图书馆(左)与唐人街(右)的表面观察。

实现虚拟桌面

有的人可以坐在咖啡店里写论文或作文,对此我总是感到惊讶。就个人而言,我喜欢在办公室里工作,我喜欢坐拥图书的感觉。我喜欢我的办公桌、电脑和工具。不过,对很多人来讲,他们需要的就是耳机以及可以放电脑的平面。这种简约精神值得钦佩,而且这种简约与我们的身体和我们设计的技术息息相关。膝上电脑是个好东西,但它在并不能很好地在膝盖上工作,它会发热而且很不舒服。我们应该称之为紧凑型桌面电脑,而不是膝上电脑,为了让膝上电脑真正高效工作,您还是需要一个桌子。iPad是货真价实的膝上电脑。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外面工作。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外面工作。

在某种程度上,当一个人坐在表面上,捧着iPad,她就随身携带了自己的桌面。2003年我在荷兰的Eternally Yours会议上聆听了Bruce Sterling的讲座。在谈论到一个观点时,他说,技术在不断塑造我们,现在孩子们都会用大拇指按电梯按钮了。我觉得他的想法很有意思。10年前,一个人捧着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的姿势可能很少见,但现在却几乎遍及各处。她没有使用桌子,而是在创造自己的桌子。

新世贸大厦里的Fast Company杂志办公室的办公桌场景与城市景观。 新世贸大厦里的Fast Company杂志办公室的办公桌场景与城市景观。

随着技术或电脑物品的发展,因为界面的数字化,形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您可以用各种方式塑造电脑,不过可能是因为保守的营销驱动型设计团队的原因,所有电脑看起来都非常相似。 家具外形的驱动因素更多源自与身体的关系。您很难隐藏一把座椅,而且有些人也曾尝试过。 如果事物具有特定的高度或尺寸,以及特定的比例,您就会知道它们是什么,而且您会使用这些事物。即使没有采用给定目的的设计,即使就是街边的一块石头,我们都会自我调整,将其充分利用。

导演Sebastian Silva在布鲁克林Fort Greene的家中。 导演Sebastian Silva在布鲁克林Fort Greene的家中。
学生Thelonious Goupil在华尔街的公共空间读书。 学生Thelonious Goupil在华尔街的公共空间读书。

相关性能

divider